热线电话:183 0187 0533
首页
新闻资讯
保健按摩
服务项目
技师展示
关于我们
服务流程
联系我们
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养生与养老的区别:节食节酒

发布时间:2017-11-15
说起养生,很多朋友以为是养老。其实,养老是“养儿防老”之类的,养生则是一种自我保健的意识和方法。两者是不同的概念,不能互相混淆的。笔者对养生之学有一定的兴趣,平时也看了几本这方面的书籍,今天顺手写成一篇小文,供文友参考之,大家一起切磋,以有限之年华而共登无穷之境。
 
  先说说吃喝问题。吃以七分饱为止。不能只顾三寸之舌而不顾七尺之躯,虽是美味佳肴,应自制之。吃饭时勿说话,勿看报刊杂志和电视,勿虎咽狼吞。慢慢地品尝其中,方是好滋味。也无须山珍海味,养成朴实之作风。主食以米饭为主,中国人之身体状况和外域不同,不宜高蛋白和高脂肪。孙中山先生生前最为推崇中国传统食疗法,比如清茶淡饭、新鲜果蔬,并且对豆腐尤为赞赏。所以偶尔吃吃豆腐,倒是人生一大乐趣。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,像我的老师鲁智深先生旅居山西五台山时,因为整天吃斋,“口里淡出个鸟来,”就是他的身体素质不适应。至于香烟,久抽之“信口雌黄”,加之精神萎靡不振,胡思乱想,心力交瘁;与女子接吻,对方往往掩鼻而亲,令人大为尴尬,所以这“相思草”更是养生大忌。
 
  其次是平时之日常生活起居问题。以笔者认为,所谓坐着不如站着,站着不如动着。多运动,这是养生法宝。“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”,人亦然之。现代人整天喜坐,长久必伤身。如有些朋友久坐办公室者,可于三十分钟之后走动走动,比划比划身体,磕磕牙提提肛。再就是多散步,特别是饭后散步最为重要。
 
  阳光,空气和水,这是人类的“三宝”。外国谚语说,“凡是阳关照不到的地方,医生就来了。”多晒太阳,呼吸新鲜空气,避免阴暗场所,这是很关键的。“暗室坐愁人。”室内灯光亦需明亮,一旦灯光阴暗,人也就容易胡思乱想了。室内空气保持流畅,多开窗户。前不久在电视看凤凰中文台的《大红鹰世纪大讲坛》,节目邀请广东社科院研究员雷铎先生谈风水,他说孟子的母亲有两个大功劳:第一就是生下孟子这位圣人;第二便是三迁其家,为孟子选择了一个适合他学习成长的好地方。有条件的话,选择一块山清水秀的住所居住更佳,要是没有经济条件的话,也就只能凑合了。反正在呼吸之间,你我皆已安息。
 
  再次是情绪问题。笔者认为,养生其实就是养心。心一纯正,身必无所芥蒂。平时要多和性格开朗活泼的朋友交往,在于一旦心情不好时,也能受到他们的感染,开怀大笑,便再无心事。如果整天和愁眉苦脸的人打交道,就好像天天面对一大帮贫下中召开“诉苦大会”,又怎么撑得住呢?在工作之余也必须有健康向上的业余爱好,或书法,或绘画,或集邮,或钓鱼。人如果遇上困境时,也须奋发向上,不能自我沉默不语,多与外界沟通,避免心怀窒息。不过有些爱好也会误事。笔者有一次参加全国青年文艺汇演,当时演出的节目是弹奏古琴。一曲终了,谁知会场秩序顿时大乱,只见台下无数少女少妇竞相约请一同私奔,说是我的乐曲中带有挑逗的意味。说时迟,那时快,众位保安同志急忙出手援助,我从后门偷偷溜走才算了事。又有一回,我给一位青年妇女看相,顺口问她:“你身上可长有黑痣否?若是生长在某些部位,当可为贵人。”那位妇人低头羞语:“干脆奴家给你看全相得了……”真是让小可不知怎生是好啊。悠悠往事,于青灯下追忆,令人有不堪回首之感。
 
  下面我要主讲的是关于“酒色财气”的问题。日本有一位汉学家研究唐诗和宋诗之后,说是唐诗经常出现酒和夕阳,属于感性成分为多;宋诗则多有雨和茶,理智占上风。事实上中国古代很多诗歌佳句都是在酒精中酝酿出来的。王安石就曾批评李白的篇章中经常在写女人和酒。在网上我也曾请教一位前辈:“怎么李白他们天天喝酒还能写出那么多好文字来?”那位宿儒给我解答:“少年努力,天分,酒意。”酒在刺激文人的意象时,也给他们自身的身体及后代带来很深的伤害,据报道李白和陆游的后人智力都不太好,就是因为李陆等人过于嗜酒了。所以有志于推进中国文学事业的青年们就得注意这个问题了。不过我的看法,偶尔蹭蹭人家的酒喝,却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
 
  接下来要说说“色”的问题,所谓“食色性也”,世上一切生物都有发情的欲望,这些都是很正常,关键在于“节”。曾国藩就说过:“节劳节欲节饮食,时时当作养病。”风月虽然无边,精力却是有限。有养生家传授经验,说是家有丑妻便为延年益寿之瑰宝,因为不大动心思去做床上体力活儿,倒可养精蓄锐,颐养天年。清末汉奸文人郑孝胥娶了一个将门之女为妻,此女性情凶悍且貌丑如八戒,于是老郑在外纳妾,而又不敢对妻子明言,只好每天中宵起床,推说是去锻炼身体,其实是跑到小妾房里巫山云雨一番。像这样两边开战,日夜操劳,柔弱的身子又怎么吃得消呢?当然也不能绝对地禁欲。却说这明朝朱家天下时期,有一位志明和尚,作了一首“道情”诗,专叙这禁欲之苦,诗曰:“春叫猫儿猫叫春,听他越叫越精神。老僧也有猫儿意,不敢人前叫一声。”
 
  财的问题,不外乎多多益善,只要是自己的劳动所得,智慧所得。只要不取不义之财就行。中国古代相书记录有很多拾金不昧而改造自身命运的故事,可能也有一定道理。生气为养生之大忌,长寿之克星,启功老人接受《东方之子》访问时,说他要是和别人发生矛盾,就当场顶撞对方,不让怨气私留肚皮中。前国民党将军黄维在解放后作为战犯接受改造时,有很多“革命积极分子”对他进行批判,他有一高招:等那些人说完了,马上用力摔出一个大响屁。但有的时候,倘若是有大树将军的胸襟,瘦羊博士的气量,退一步海阔天空,让他三尺又何妨?古代有一位妇人的丈夫纳妾,她心中怎一个酸字了得,但不发作,写了一首诗给其夫君,诗曰:“恭喜郎君又有她,侬今洗手不理家。开门诸事都交付,柴米油盐酱与茶。”唯独不托付出“醋”来,真是高人呐。这种做法,也是雅量。
 
  人一旦到了成年懂事的时候,基本上就是在苟活性命了。人生最美好的时光,莫过于懵懂无知时。后来越是成长,眼里看到的是更多的绝望和感伤,所以有个宗教信仰,也是不错。闲来无事,不妨调调素琴,读读佛经,像是一个久绝尘宇而踱步于高台的人,在内心建造一处桃花源地,飘飘乎如遗世独立,羽化而登仙,蓦然视之,手中斧柯俱已烂去,倒不失为人生一大妙境。
Copyright © 2017 上海天瑜保健按摩会所 版权所有